2020.12.10 星期四 8:35

设首页| 收藏

您正在访问的是: 首页>生态旅游

北海“养海”记

2020-07-16 11:09:08 责任编辑: 罗依 来源:

蓝天、白云、海浪、沙滩!正值盛夏,全国各地游客纷至沓来,慕名前往享有“天下第一滩”美誉的广西北海银滩。

因面积达38平方公里,超过大连、烟台、青岛、厦门和北戴河海滨浴场沙滩总和,银滩有“天下第一滩”之誉。

如此美景,上天赐予,但一度只顾索取,呵护不足。

曾经,银滩遭遇垃圾围困。“浪骨起,反海底”,每年农历三月底“浪骨起”,海底垃圾翻上海面,不堪入目。

曾经,一些村民用高压水枪捕捞沙虫,私自在滩涂插桩围网,非法设立沙虫、贝类养殖场,把公共滩涂海域占为己有。

曾经,冯家江沿岸有2000亩散养虾塘、24个养猪场,每年1650万吨养殖污水,未经处理直排入江入海。

曾经,合浦县采石场违规采石破坏生态,出现近百个“天坑”,成为北海人不堪回首的记忆……

吃海不养海,到头一场空。

金山银山,不如绿水青山。2017年4月19日,习近平总书记来到北海金海湾红树林生态保护区考察,强调保护珍稀植物是保护生态环境的重要内容,一定要尊重科学、落实责任,把红树林保护好。北海将此视为保护整个北海生态的总要求。

3年多过去,本刊记者来到北海,寻访北海落实总书记指示、力促“水更绿、天更蓝、城更美”的奋斗足迹。

打沙虫,岂能用高压水枪!

北海滩涂底栖动物中,最金贵的要数沙虫。北海沙虫,是地理保护标志产品,味美营养价值高,人称“海人参”。新鲜沙虫,80元左右一斤。质量好的干沙虫,每斤能卖上千元。挖沙虫,是当地渔民祖辈谋生的路子。

北海适合挖沙虫的滩涂,主要集中在银海区银滩镇白虎头村、龙潭村,福成镇竹林村。其中,又以白虎头村和龙潭村沙虫质量为上。仅在银海区,就有3万多户渔民靠挖沙虫为生。

千百年来,人和沙虫共生。“趁退潮三四个小时,背上锄头和竹篓,打赤脚穿过红树林,一旦发现沙虫打出来的小洞,马上用锄头跟沙虫抢速度,赶在它逃跑之前截断退路。”银滩镇下村村民张愈毅家,世代挖沙虫。他说,手工挖效益低,但对滩涂没有破坏性,还会把小沙虫扔回沙滩。

然而,前些年,部分渔民想挣快钱,开始使用高压水枪打沙虫,打破了滩涂宁静。北海银滩国家旅游度假区管委会副主任邓培燎介绍,相比手工方式,高压水枪效率要高得多。同样时间内,手工作业能挖四五斤,高压水枪却能打出20多斤沙虫。

那几年,高压水枪滋出的一个个大坑,一米多深,像丑陋伤痕一样,暴露在滩涂上。不止是丑,还伤害生态。水枪激射的水柱,能把沙虫、沙蟹的幼苗打死,地下微生物、藻类等翻到地面,暴晒而亡。捕捞速度过快,加上生存环境遭到破坏,沙虫资源锐减。大量泥浆污水,也造成银滩景区天然浴场浑浊。

竭泽而渔方式,严重破坏滩涂生态链。不加治理,何以向子孙后代交代?广西水产畜牧兽医局出台文件,将“使用高压水枪进行捕捞作业”,列入禁止使用的捕捞方法。这只是第一步。

震慑作用,很快显现。2016年8月23日,北海检察机关首次对高压水枪非法捕捞沙虫人员提起公诉,两名被告人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1年6个月、1年5个月。

这次审判,载入北海史册。它也是全广西首例因使用高压水枪捕捞沙虫而被审判的案件。似乎一夜之间,北海滩涂安静了许多。

然而,经济利益面前,还是有人心怀侥幸、铤而走险,甚至不惜暴力抗法。2018年12月23日晚8时许,白虎头村滩涂上,一群人趁着夜色,使用高压水枪打沙虫。银滩管委会海洋与渔业综合执法大队教导员董金平接到举报后,立即带人去查。

听着滩涂上机器轰鸣,董金平毫不犹豫冲了过去。30多名违法捕捞人员,逃往冯家江航道深水中。他们猛一回头,见执法人员人数少,竟操起铁锹、木棍冲了过来。后背一阵剧痛,董金平伸手一摸,一股热流。“我被打出血了,但不能回退。”幸好,增援的执法队员和公安干警及时赶到。

是的,保护沙虫,没有退路可言。北海决定,一抓到底,绝不手软!而今,高压水枪打沙虫现象,已在北海绝迹。

而这,只是滩涂保护一个缩影。

相比高压水枪打沙虫,有一种叫鱼箔的捕捞方式,对生态危害更严重。鱼箔,由长带形渔网、插杆、网囊或篓等组成,一般高5米,宽数百米。非法捕捞人员趁半夜退潮,在滩涂上打桩,桩上拉网。涨潮时,海水没过渔箔,鱼虾随潮水往岸边游。退潮时,渔箔便会将鱼虾全部拦下。因网目尺寸小,当地渔民称鱼箔为“断子绝孙网”。

“由于捕捞‘收获’大、见效快,鱼箔捕捞一度十分猖獗。”邓培燎说。2018年6月开始,银海区严厉打击鱼箔捕捞,经过半年多整治,滩涂上渔箔被清除干净。这一困扰滩涂10余年之久的非法捕捞方式,终于得到有效治理。

慢慢的,北海滩涂,恢复了安宁。

沙虫们,钻进钻出,给游人惊喜。

冯家江项目3号地的人工生态湿地塘治理前后对比照片。上图为治理前(李国成 摄),下图为治理后(陈冠坤 摄)。

护滩涂,要盯岸边和城市!

“滩涂安宁,只是第一步。”

在北海市委书记王乃学看来,滩涂保护是系统工程,除了在滩涂本身下功夫,有些功夫还在“诗外”,因为海洋生态是一个系统,呵护滩涂,还要盯着岸边和城市。

有时候,生态威胁来自岸边。2016年下半年,媒体曝光,北海下辖的合浦县境内,公馆镇、闸口镇、白沙镇等乡镇海岸边上,留下一个个巨大矿坑。附近道路被运石车压坏,村民出行难。

合浦属典型喀斯特地貌,石场放炮,把溶洞和石缝震大,导致海滩大量虾塘出现漏洞,虾苗尽逃,渔民损失惨重。慢慢的,一些“天坑”向海滩延伸,滩涂生态受到破坏,红树林和沙虫危在旦夕。

痛定思痛,壮士断腕。违规采石场、碎石场,很快拆除关闭。“天坑”生态修复也随即开展。闸口镇新平村,4个矿坑,探索滨海旅游休闲渔业。闸口镇、白沙镇和公馆镇的10个采石场内,国家海洋四所利用矿坑,进行生态水产养殖。“生态”二字,深入人心。四周泥地种了花草树木,压烂的道路修缮一新。如今,“天坑”摇身一变,成了休闲垂钓、观光旅游、渔业体验的地方。

有时候,生态威胁来自城市。原因显而易见:城市水域污染,必将影响下游滩涂。

冯家江,自南而北穿城而过,是北海主城区最大水系。它上游连接鲤鱼地水库、铁路明渠和三江明渠,下游出海口直达金海湾红树林国家保护区和银滩国家旅游度假区。

在冯家江大桥旁,记者看到,一条红色塑胶步道,蜿蜒在草地和树木之中。步道一侧,是虾塘改造的人工生态池,另一侧是翠绿的红树林和清澈的冯家江。步道上,不少市民散步、聊天,尽享碧水蓝天。

谁能想到,这般美丽的冯家江,曾经是黑臭水体?

以前,冯家江主要污染源片区沿线,共有363个排口。其中养殖场排口287个,雨水排口23个,污水及雨污合流直排口53个。江的两岸,近2000亩虾塘,24个养猪场。光养殖场每天污水排放,就达4.5万吨。

正因如此,江水水质一度恶化,出海口附近红树林和银滩,受到极大影响。2014年,银滩东区红树林,因受浒苔和团水虱侵害,出现局部死亡。

北海市意识到,江水如不及时整治,不止市区恶臭,还将毁掉银滩,毁掉红树林,而对生存环境要求苛刻、海洋生态环境的标志生物——沙虫,更难存活。

要修复生态,首先得治理污染。

“冯家江湿地生态治理项目”启动了。北海北排水环境发展有限公司,承接了这个项目。董事长万成仁介绍,项目在渠、库、江两岸埋设30公里截污管线,布置调蓄池收集雨水和污水,全部输送到红坎污水处理厂和北海首座再生水厂——大冠沙再生水厂,进行深度处理。

项目完成后,每年将减少1650万吨污水排放、清除淤泥54万立方米。虾塘被清理后,每年将减少主要污染物1366万吨。届时,冯家江沿线污染源将有效消除。

目前,北海把冯家江流域划分不同功能区。在湿地公园合理利用区,打造了开放空间,方便市民游憩。如今,一到傍晚,附近村民经常来到冯家江畔湿地公园,沿江滨步道悠闲散步。

“以前又脏又臭,现在水干净了,环境漂亮了,多了个散步好地方。”曲湾村曲南队村民林广就感慨。

人们还发现,江口的金海湾一带,沙滩红树林长势也变好了。

抓长久,须改变发展思路!

北海人慢慢悟出来,“银滩”二字,意味着景色之美;“滩涂”二字,暗含着生态和谐。而要使美景长存、生态和谐可持续,必须改变发展思路。

曾经,周边城市上了炼油、钢铁等大项目,北海便也急于“工业立市”。不管污染与否,“先把经济总量做大、财政做强”的声音,不绝于耳,环境为工业让路。

现在,“生态立市”成为共识,给北海长期以来的争论画上句号。

2017年7月14日,北海印发《关于推进生态立市的行动方案》。方案提出,对待破坏生态行为“零容忍”,像保护眼珠一样保护北海的生态。

很快,北海对涠洲岛、沙滩、红树林等立法保护,划定海岸线300米控制线,在控制范围内临海一线未出让用地不得建设居住、工业仓储性质建筑;大力推进合浦采石场“天坑”生态修复;整治改造冯家江湿地,修复湿地生态系统……

生态优势金不换。北海最大的优势,不是别的,正是生态。这里海岸线长668.98公里,滩涂、港湾、河口众多。游客到北海来,甚至动物停留北海,都是因为此处生态甚好。

思路一旦确定,往往意味着取舍和抉择,同时也要尊重科学、方式稳妥。“对环境伤害大的企业,税收再高也不能落户。”北海市市长蔡锦军说。近年,石英砂加工厂、旧轮胎加工厂、粗加工型玻璃厂等企业,看中北海的沙石、港口资源优势,希望进驻。但无一例外,它们被拒之门外。

发展得有新思路。一个小渔港的改造,即说明了这一点。

20世纪70年代,银滩尚未进行旅游开发。为了停船方便,渔民肩挑担扛,在银滩上挖出106亩小渔港。90年代后,污染问题出现。随着发展,小渔港历史使命完成。此外,它将银滩硬生生“砍”成两段,破坏了“滩长平”的特点,改变了附近洋流走向,石英砂因失去海浪冲刷逐渐黯淡,一些景观和生态遭到破坏。

2019年10月,“银滩中区岸线生态整治修复工程”启动,迈出了改造小渔港、恢复银滩岸线生态的重要一步。

起初,渔民对小渔港改造十分抵触,甚至将废旧渔船停进渔港内,借此与政府“谈判”。如何解决?一方面,入户做思想工作,让渔民认识到,小渔港改造是造福子孙后代的工程。另一方面,为渔民转产转业和渔船安置谋划后路。继续“做海”的渔民,可把渔船停到附近的侨港渔港和电建渔港。愿意转产转业的渔民,根据意向,有的安置到银滩景区内经营遮阳伞出租等业务,有的引导他们一起成立海上摩托艇公司,为游客提供摩托艇娱乐服务。

这样一来,既解决了渔民“上岸”后就业问题,又解决了之前银滩景区内摩托艇违法经营问题,一举两得。

渔民们抵触情绪渐渐淡化,小渔港改造工作得以推进,银滩也变得更美。

而今,蓝天碧海,红树银沙,群鹭齐飞,沙虫肥美,红树林生机盎然。这背后,都写着慎重二字:失而复得的,不能再失去。

前行,尤其重压之下,更需要目标。

为北海人民、为天下游客,打造海洋经济创新发展的示范城市、宜居旅游城市,这是北海的方向。

牢记习近平总书记嘱托,北海正竭力把生态建设推向前进。


Copyright © 2012-2021 WWW.CNEEPN.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8025283号-1